您现在的位置:

高原沼泽 >

记吾恩师党慧玲|

‘哒、哒、哒……’一声声运动鞋的声音在我们的耳畔回响着,不知是那个调皮鬼如惊弓之鸟,发出惊天的呐喊————“这节课不上历史,老党来了!”大家一听,先是发出了极富有抱怨气息的‘唉’,紧接着匆匆忙忙拿出了语文书。这时候,一个身穿紫色衣服、手拿课本的中年瘦女人大步流星得跨进来了————手上‘馏金惊堂棍’一敲:“都唉什么唉?学够了是吧!快点拿出来课本,这节课历史老师请假了,他说这节课我上,全班背诵《岳阳楼记》和《醉翁亭记》……”

她,身穿紫色运动服,脸色铁青,手持‘馏金惊堂棍’的女人就是老党,是教我语文的人。

老党是一个长面女人,若是她稍稍弯下腰走路时,活像一只生有长发的母猿。至于她的声音,不仅声音特别大,而且直而尖,每一次说话的时候好似要刺穿鼓膜一般。许多人叫她:老党。倒不是因为爱戴她,而是蔑称,我也是其中一个,因为她常把我的‘吴’念成‘胡’。我大多时候都会客套地称她为:党老师。可要是厌恶到极点的时候,我干脆连名字都不说了。比如,传话的时候:那个谁叫你去一趟办公室。

虽然背地说人不是不厚道,而且是对自己的老师,倘若要说心里话,我实在不大佩服她。比如说每一次占课的时候,总是会说:XX老师请假了,他说这节课给我上。可是过了一会,那个老师一来,老党就会说:咦?你不是请假了么?于是乎就又是讨价还价,说,下次还给你一节课。然后回来又会说:老师说了,临走前看一看。

虚伪!做作!我心里怨道——你还不如直接说:这节课我占了!好像是你借来课还给别的老师似的!

她爱占课,有时候一天两个班上七八节课也不是什么难事。她爱拖堂武汉哪家治疗癫痫靠谱,有时候连上厕所的时间也不留,她也爱布置家庭作业——背诵,抄写,默写,卷子……铺天盖地地布置下来,当我们抱怨作业多时,她又会说:这算什么,哪多了?等她走后,有的同学就会说:她是不是有神经病啊!

不仅是她自己在的时候,就连她不在的时候也要让我讲卷子。

我记得有一次,老党把我叫到办公室,首先不由分说地‘赏’了我三棍子,然后把我的作业‘啪’的重摔在桌子上:“自己看!”她的声音极有气势,愤怒充斥于话语中。我强压着心中的不满,翻开作业本,看到那次的作业本上有一处错误——我把‘人恒过’的‘恒’翻译成‘总是’。我心想着:你有神经病啊!不就是一处错误嘛!用得着打我三棍子么?但是老党旋即说:“你到底讲了那份卷子没有?”我低着头,赌气地回应道:“讲了”。“好,既然你讲了,我布置的就是那份卷子的作业,连你都错了,可想而知要么就是你没讲,要么就是敷衍了事,全班人都错那一分,平均分就下降一分,这次要是全班考不好,我拿你是问!听见了没有!我告诉你,离了你……”我心中抗议道:什么叫我敷衍了事,我好不容易讲了那一份卷子,就让你这么否定了我的努力,你在的时候督促我们,不在的时候还要指派我讲卷,真是个‘典狱长’!不等她说完‘离了你,我照样能找人讲卷’,我就将本子从她手底下抽出来,扭头就走了。我感到了老党又一次被我这种举动激怒了,在那之后班主任也因为这件事破口大骂:“你小子反了天了,你能耐啊!我告诉你,你的翅膀还没长硬呢,你已经能耐得和老师抗衡了?哼,我还就告诉你了,离了你八四班照样过,我们这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你能念就念,不能念就滚蛋回家,我的班里不需要这种不尊重老师的人。”可是班主任越这么癫痫吃什么食物最好说,我越恨老党。后来我们也有过几次大小的‘交锋’,每‘交锋’一次,我就恨她更深一分。

我很厌恶老党,有时巴不得快点走。但是,接下来的几件事让我慢慢地理解了她。

记得又一次考试,那场考试我觉得我的水平已经发挥地很好了,可是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许多人的分数普遍都降低了十几分到二十几分不等,那一次我特别伤心,而就是那一次,老党哭了,在当堂安慰我们的时候,她带着眼镜的苍老的眼里流出了泪水。但是她拭去泪后依然笑着对我们说:没事,大家都被降低了分数,下次努力!可是我依然可以感受到她那颗失意的心,明明付出了这么多——印资料,做卷子,努力讲课,却没有得到好的结果,这对一个作为优秀教师的她来说真的是太残酷了!老党曾经在陕西教书,没有过这么差的成绩。而在我身上,明明发挥到了最好,却没有好的成绩,以前从没有考的这么差!大家有的人一边诅骂着阅卷老师,一边又说老党矫情,为了一场考试成绩哭了,可是——只有我才设身处地地感受到这种付出而没有回报的痛。我突然同情起了她:老党真的是太伤心了!

之后的几次事件让我深深的明白了老党的不易。又一次老党因为占课,和班主任大吵一架,最后班主任在学生面前说老党的不好,大家就更没有心思去上语文了。而每一次做完卷子都要在下午抽出时间讲卷子,她太忙,没时间讲,于是就由我来讲。有的人可能会体会到,学生讲卷子是没有人听的,吸着粉笔末、累到身心疲惫、喊到嗓子发肿变哑,想到站在讲台上的种种不易,有时我想起这些时会不由自主的流泪,我再次设身处地地感受到老党的劳累,努力,以及那次努力未酬的心痛。于是我就越发的体会到,老党处在一个学生同事不理解,付出没有丙戊酸钠治什么病好的回报的艰难处境。同时也为我自己没有翻译对那一个字的不认真而反思——你到底有没有像老党一样认真负责地为大家讲题?你没有!难怪没人听!

后来有一次老党在全班人面前展示了她的教案。上面的字写的工正又整齐,我好像是看到了写一笔一划时专注的老党。我羞愧了,我的作业从来都没有认真写过,字迹潦草,敷衍了事!我羞愧了,老党如此努力的付出,因为恨铁不成钢才出此下策,而做学生的却没有一颗感恩的心!那是我第一次对老党打我的那件事羞愧。

再后来,我偶然翻开了她的教案计划,发现每一天,我们班都会落下一些教学任务,这时我又突然觉得老党占课时心情是十分焦急的——任务没完成。又一次,老党和其他班的老师聊起来,那个老师说:党老师,学生都这么没心没肺,还教他们干啥?可是老党却说:我们老师不就这一点责任么?教好孩子,让他们成为有用之人。我不能让他们长大受苦时后悔:当初老师为什么不逼得再狠一些?

听完后我羞愧!我悔恨!自从那次她打我的时候我十分恨她,以至于有时会拧着她,但她总是能宽恕我的不好,在那之后依然十分器重我,可是我依然恨着她。唉!我和那个老师口中的‘没心没肺的白眼狼’和班主任‘翅膀长硬了’有什么区别,我心中突然希望她再对我恨铁不成钢一些,再狠狠地抽我几十棍子,以惩罚我对她的不敬。有时再次想起这件事,我总是会沉默,心中翻江倒海,我努力的想着我的种种不是,以及她的宽容,器重,任劳任怨--老党,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在她生命中还有多少次日出照耀着她戴眼镜的脸颊?还有多少次月光映在她伏案写笔记的身躯上?还有多少次星光点缀在她写满文字的教案上?我突然想到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祥小孩抽搐一次以后还会抽吗子的外号叫骆驼,骆驼就代表着忍辱负重,默默奉献,任劳任怨——可不就是老党么?这时候我一释对她的怨恨,对她有了空前的敬意。

不仅是这些,她也用最无言、最富有意义的的方式教育我。老党的先生段老师也在学校里,他虽然是个思品老师,但总是会帮忙碌的妻子印卷子、找复习资料。他每天早晨都会领两份早餐,而老党太忙,所以每一次都派遣我去拿早点。有许多次段老师都从自己的唯一一个鸡蛋饼子里掰开一半,放到自己妻子的早餐里,而老党吃不完,我也就成为了受惠者。有时我想起这件事时,想到的不是浪漫,不是肉麻,而是相濡以沫、互相支持。这才是真正的爱情,这才是一对夫妻在人生路途中的最好归宿。这也就是那个最富有教育意义的方式——老师自身力行,我这个做学生的没有理由不学习她的品质,追随她品格!这为我躁动的青春期有力地打了一剂镇定剂。

这时——家里灯的灯丝烧断了,我看着灯,想到,古人有‘蜡炬成灰泪始干’,老党——你也会有灯丝烧断的时候啊!可是我又能阻止得了什么?唯有好好做人成才了!

老党,谢谢你,你为我的人生指明了最好的方向——做人就要像您一样任劳任怨,默默付出。

老党——不,党先生,请接受我这一阙《西江月》:

党字头上三刻,教书育人负责。谆谆教诲殷切语,如我父母叮咛。

黑白发织日月,朱赤笔写春秋,钨丝灯断任已尽,桃李满园馈天!

老党呦!夜深了!你还在伏案批改作业么?——后记

灵武四中2014届(4)班吴旭阳记吾师党慧玲

寄2016年教师节前

上一篇: 我在草原上看太阳| 下一篇: 灵秀长白|
© zw.yxnfb.com  北风之心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