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高原沼泽 >

扎马尾的她

  相遇也许是一个美丽的错误,但是偷偷的相知,却是我最无悔的事。即使不知不觉,错上加错,可是没有比这更令人难忘的事,因为它的主人公也无法令我遗忘……

  与她相遇,我已经忘记是怎样一个场景,所有的梦想都已沉睡,昏昏沉沉,如同那睡在阳台拐角的猫咪一样,懒懒地,没有生的气息,可是却没人会认为它已没有了呼吸,我呢!和它一样,不过他们都知道我在不停的呼吸,因为鼾声如雷……

  那是的自己,每天就是那样度过,没有波澜,没有任何色彩,平淡的就像一潭水,不深,却不知道底在那里。

  喜欢与不喜欢相互交织,分不清也理不开,睡觉却做着噩梦,游泳往往伴着溺水,上课却一直再和另一个自己说着并不可笑的,教室的最后一排是我的天堂,可是它的下一步却是地狱。

  曾经以为这样的我会崩溃,可是一年、两年、直到第四年,我才明白崩溃也许存在但是绝对不是认为会自己崩溃的我,我还正常的活着,一如从未伸展不知是脚丫还是手掌的小乌龟,如此坚强,坚强到了可怕……

  补习的日子,我习惯了每天的加忙碌,座面上的书被我垒的和长城差不多,而我就是这城墙里自己的王,但是我也是这片土地最幸运的人,因为我一个人坐着两个人的座位,如果我知道以后,我会认为那是一种冥冥中的安排。教室的过道如此的窄,把脚一伸,我是这条道上的将军,虽然屡败但是我还坚守自己的责任,守护着城墙里的。

  她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走进我的生活,没有前奏,也没有像童话故事里那般浪漫,情况也许比你想象中的还滑稽,可是结果却令人回味并难忘着。

  那天,那刻,我都不曾记得我们在上什么课,或许我早已经和周公讨论了许久,也许我已在另一个世界忘记了回家。

  睁开眼睛,只因为教室里很少才会有的安静,你知道,如果你长期处于热闹的街道,而突然你的耳根无限清静,那种感觉不是踏实而是惊慌,有一种漫步云端的感觉。而我只是一个无意间突然掉落的孩子。

  心里有太多埋怨还有无限的失落,因为梦中的故事比现实精彩多了,被人打碎这精彩,也值得我为它不住的叹息!

  不大的眼睛透过高高的城墙,感觉有点像一名偷窥者,我知道我完全可以正大光明的直起身子,然后更加正大癜痫哪里医院好光明的向我想看的地方看,可是那时的我就像一名偷窥者,而且还没有想着改变……

  她是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这是给我的第一印象,个子不高但也不矮,因为她低着头,所以我看不见她的脸,一个大书包压在她有点单薄的背上,有点不相称,可是勉强还能理解,因为我知道,教室里的任何人的书如果装在书包里,谁也不会比她差多少,这是一种讽刺,也许更是一种悲哀。

  也许因为背这些书让她感觉太累了,或者因为她刚来的不适应,给人一种懒洋洋的感觉,其实我知道最多的是一种窘迫。我真的不懂那个老头班主任在上面说着什么,有点愤愤的感觉,真想不通难道他没感觉到自己真的有点罗嗦了?可是结果,他是忘记了时间,更忘记了她一直在那无声的站着,就像空中不动的一缕风。

  我也没有听清她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她来自那里。只是忽然记起了童年的那个小山村,看到春天满山的油菜花,还有那飞舞的蝴蝶,而我在一次次的追寻,一次次的欢笑,那是我最真的。

  当我回过神时,她已经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内,而静静的坐在我的身边,没有任何声响,我都有点怀疑她是人还是鬼,或者我有点怀疑我是否对外界还有没有感觉?其实当她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我已知道我的右手再也不可能孤单了,可是却没有想到如此突然,那种感觉就像你知道那是你的但是却等了好久好久,直到你已经没有了耐心,已经放弃了,但它却在此时来了,这让我还是感觉到了不适应。

  “马尾巴,你叫什么呢?”这是我的开场白,像个流氓。

  “你好!我叫欧阳夏荷,请别叫我马尾巴!”她的声音很平淡,感觉不到她的任何心理变化,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对石头说话。她一直在摆着自己的书,当然我也很自觉的将我的书搬离了以前属于我现在属于她的地盘,我有一种挫败感,因为我的领土又在我的眼皮底下从此沦落,一去不复返。

  “欧阳夏荷?”我不停的回味着这有点不同的名字。“但是我还是喜欢叫你马尾巴,简单…”我不知道她听见没有,也许我希望她听见,也许我怕她听见。

  她没有回答,也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她安静的就像一潭深水,没有一丝波澜。我敢肯定如果她在晚上也许不会有人发现她的存在,我也有点失落,因为她没有问过我的名字!可是我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你不说,我选择沉默。

 成都哪个医院治癫痫 她在一丝不苟的听课,而我拿出一本小说,百无聊赖的翻着,不知怎么,没有了睡意,也不知道再想着什么,也许与那马尾有关吧!

  补习的日子,在指间我看着它一天天流去,我没有试图去抓,因为能抓住的就不会流去,必定消逝的东西便不可能抓住。马尾巴,是我补习一个月之后的同桌,我知道她知道我的名字,在第一天相遇的时候,因为我知道她是个聪明的人。 马尾巴,是一个比我还安静的女孩,不喜欢热闹,也不太同别人来往,当然我也包括在内,虽然我是她的同桌。她在和我一起的一年里,几乎没有主动和我说过话,有时我都在怀疑,她是否知道她还有一个同桌?过了好久,我才知道她知道,而且她也在意,只是和我相似,将这心思藏在了心里而已。她没有拒绝我叫她马尾巴,也没有同意,但是我仍然会那样称呼她,即使现在,也会那样称呼,虽然早已不知此时她身在何处,过的如何?

  慢慢地,我懂得了她的沉默,我明白她的安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不管忧伤或者开心。有人会对人说起,有人将它放在心里,独自回味,这是每一个活的法则,谁也没有理由要求谁去改变,唯有的是尊重,能做的只是静静地守护,守护她的故事。而我,就在她的左手边,静静地守护着,守护这两个人的国度!

  少年的心怀,总是带着淡淡的涩,而我,懂得用另一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想法。以前听人说,花季的我们才是真正的人,起初我不懂,可是现在我明白了。他不是想说我们写的有多好,而是那段时光,我们的感情是最容易泛滥的时段,我们的笔下是最真诚的东西,没有被世俗污染,所以我们才是最真的诗人。

  随着认识马尾巴的时间慢慢变长,我才明白他说的是那么有道理,我的感情的堤坝慢慢的开了一条口子,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看见落地的枫叶,微黄,以前我会从它身上走过,可是现在呢!不知不觉停下了脚步,轻轻地蹲在它的身旁,好像怕惊醒沉睡的它!一丝,带着无奈,我知道那才是我们的青春,不用多久?也许我们也会在天空滑过不同的轨迹,然后静静的沉睡,没有人知道。我将它捡起,拂去它身上的尘土,从书包中抽出一本《纳兰词》将它夹在里面,也算给它一个归宿,给自己青春一个埋葬。

  我也不知道这种多愁善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我知道,没有她我依旧浑浑噩噩。

  她也是一个喜欢文字的女孩,刚来的时候,我儿童癫痫治疗最佳时间看着她的大书包,还以为里面算是练习册,模拟题……可是后来才知道,那最厚的是《宋词》最薄的是《历年英语真题》,这就是马尾巴,总让人出其不意,但是这不影响她的成绩,她的成绩依旧很好,好的让人有点羡慕。在补习学校,成绩能决定很多事,尤其是你的座位,而马尾巴的座位从那天她第一次坐下就再也没有换过。我也曾问过她,为什么考的那么好,却总是座在最后?她望着星星,说她习惯了习惯……听到她的回答,我知道我们是一路人,因为我们都守着自己的记忆,不愿轻易改变,我们已经习惯了习惯!

  青春不知不觉的走过,但是还好,我用幼稚的文字将它记载在自己的故事里,然后怯怯的将本已经厚了很多的《纳兰词》在那个细雨霏霏的晚上塞在她的手上,然后逃一般脱离了犯罪现场。脚下溅起美丽的珍珠,身后留下带着美丽笑容的她。

  “相逢如此此短暂,短暂的遗忘了时间。

  时间如此漫长,漫长如此时无尽的等待。

  我在晨曦中寻找你那颗如星的心,我在人群中寻觅你如花的笑。

  青春的我们,不知不觉走在同一条路上,渐行渐远,也许会有彷徨,也许迷茫不知前路,可是有你!

  有你在我右手边陪着我,一起走,我愿陪你永远,看每晚绚丽的云彩”这是我写在《纳兰词》首页的话。

  等待的时光永远漫长,尤其在这种情况下的等待,心里忐忑不知所措,脑袋里再也没有周公的影子,可是却冒出了无数的魑魅魍魉。

  第二天、第三天……第五天,我就这样掰着手指头过着日子。想问不敢问,每次欲言又止,感觉自己像个小女人,其实那几天真的和小女人一样。

  等待终于有了结果,那是一个三月五号,再距离我给你书八天以后,那是一个晚上,月朗星稀,现在街道,都能看见彼此的身影,在月光下被拉的好长好长……

  没有说话,也许我们习惯了彼此的沉默。她把书轻轻的放在我的手上,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好美……我有点醉了,脸上好像也红的滚烫。 她的转身,留给我的只有无尽的惆怅,我不敢打开书,因为我怕看到不愿看的结果,我就这样紧紧地将它抱在怀里,脚步如此沉重,好像每一步都有千斤的重。

  回到寝室,我将书放在桌子上,双手撑着头,就那样看着、看着……好像在看一张藏宝图一般。<顽强母子战胜癫痫,再回军海以示感激/p>

  屋内的灯光桔黄,外面的树影婆娑,而我,就像一个偷吃糖的小男孩。

  打开,那是我必须面对的现实。

  “时光不会短暂,岁月也不会漫长。

  我们一同行走在人生的渡头,一同寻找那明日的梦。

  黄昏美丽,与人相伴,便忘记了夜的黑暗。

  青春的花季,就像门前的流水。

  我们彼此嬉戏,欢闹着一同的快乐。

  左手牵着右手,我们快乐着我们的”这是她写在扉页我文字的右边。我知道她同意了,我知道她愿意一同。

  后来的日子,幸福而又快乐,我时常会逗逗她的马尾巴,在她认真发呆的时候。她也会不合时宜的敲打我有点硬的头,叫醒沉溺棋盘的我。灰色的补习生活,因为有了彼此生活变的不再无聊,我们牵着手,看她家乡门前的流水,我们拥抱在夕阳即落的黄昏。她的发梢总会有一缕淡淡的幽香,让我时而忘记了时空。

  我们仍然会写小纸条在上课的时候,你来我往,乐此不疲。

  高考,我们不想面对的事情,可是我们知道不想面对,并不代表它不会来临。而这也许就是故事本来的结局,即使我们不愿,可是我们却如此无能为力。

  大学之前,她带我去了一个地方,说很美……可是离愁却因美丽更加浓厚。

  521条台阶,台阶的尽头是一往无际的大海,过尽千帆,我们知道那上面没有梦,也没有我们……

  大学以后,天涯一边,也曾联系过,告诉彼此心中的思念,可是慢慢的,我失去了她的消息,慢慢地我只能对着酒杯诉说我们的曾经。

  马尾巴,一个习惯扎马尾的女孩,我的记忆慢慢流逝,现在偶尔的夜里除了那本厚了几圈的《纳兰词》就只有那521条岁月沧桑的台阶。

  杯中的酒,淡淡的,我知道那是青春花所酿,醉了归人,羁绊住了过客。 她是一个习惯了习惯的人,一个习惯扎马尾的小女孩。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 zw.yxnfb.com  北风之心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