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璜大奶奶 >

赛车的时候我喜欢上了帅气的她_故事

  爱情也许就是:我一转身,发现你也在转角等我!

  一阵嘈杂的闹钟声,把睡梦中的林川惊醒。他惺忪着双目,不情愿的看了闹钟一眼。啊!居然七点将半,这是要迟到的节奏啊!慌忙间就穿好了衣服,脸也不顾的洗了,牙也不刷了。急匆匆的推起电车就出了门。一上路才知,今天的雾有这么大,伸手不见五指,白茫茫的一片。根本不知前方是什么情况,别说急速行驶,就是慢慢的徒步也得妄加小心。看着时间不多的林川,那还顾得这些。因为他实在不能再迟到了,要不然就当作典型来抓了。

  为了那丝微的脸皮,林川算是拼了,完全弃危险于不顾。一路上风驰电掣,超越着一辆辆“蜗行”的车辆。称赞他的人,说他车技高超。看不惯他的人,骂他被狼撵了。一时间他也很享受这种飘逸的感觉。然而,在大雾中飙车,那有不出事之理。终于,在行驶到南环与东环十字路口时。一个小轿车的侧击,林川就人仰车翻了。到这时,他才明白生命可贵,容不得半点的赌注。但是,说什么也晚了,在自己做了一小段抛物线运动后,就重重落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也不知多了多久,他就慢慢的醒来。身上虽有几分的腰酸背痛,但甚觉的不对。就奇怪的想道“怎么这马路这么的松软?”随后他缓缓的起身,环看四周,又疑问的想道“这是到了那?怎么这里有花啊!”这时,他才看清自己是躺在了各色各样的花,平铺而成的花床之上。林川彻底的蒙了,有种不祥的预兆。“难道自己这是死了吗?”他不敢相信的想着。虽然依旧漫天雾气,他还是沿着似条路的小径之上向前走着。

  随着雾气渐渐的散去,林川发现,自己此时就置身于一片花田之中。原来小径的两边的皆是未绽放的花苞。本来天上朦胧中红彤彤的旭日,也开始发出了屡屡的阳光。随之,弥漫空中的雾气也慢慢散去。这时,他才看清自己的判断不误,果真在一片花田之中。而且开封市治疗羊羔疯好的偏方还是望眼欲穿都望不到边际。随着阳光的照射,林川顿觉温煦了许多。就在未料之间,奇美的景象发生了。那一望无际的花苞,渐渐的绽放开来。倾刻后,花田就变成花的海洋,各色各样,姹紫嫣红,令人真是倾醉!蓦然间,他就想到一个成语,来形容这一奇幻奇美的景象再适合不过了,繁花似锦!多么恰当!多么贴近实景!一时间林川有些得意了起来,因为他觉得自己太有才了。

  还在自我得意之际,却听到不远处传来女子的嬉笑声。林川顺声寻去,在拨开一处高过眉眼的花丛之后。一个空旷的石砌圆台赫然的出现在眼前,而一位身穿绚丽彩衣古装奇美女子,正在上面翩翩起舞。轻盈的舞步,飘动的彩衣再加上成群结队的蜂蝶簇拥其左右。瞬间的就勾勒出一副奇幻奇美的画面。林川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切仿佛在梦中一般。不一会儿,那女子就察觉了他的出现。停下舞步,面带微笑的走近他,一副古式礼节作揖道“欢迎来到繁花苑,我已恭候林公子多时了。”林川茫然的问道“姑娘与我相识吗?敢问姑娘的名讳,我又怎么来到此地?”彩衣女子道“当然认识,我乃是花神之女,名叫樊花,仙号繁花仙子。自然是我请公子来的。”

  林川闻后,不由的一怔,完全不敢相信的想道“难道自己真的死了,不是下的地狱,而是上的天堂!”于是,他就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立马就疼的失声叫出了声。这时,樊花被林川的举动逗得忍俊不禁,仿佛看出他心中所想。安慰道“来到我这里了,哪有死之理。你现在依旧是大活人一个!”林川稍微心宽道“真的吗?只是我刚遇到车祸,想不到的就来到了贵地。我还以为这里是天堂呢!”樊花轻掩一笑道“你这人想象力蛮丰富的嘛!只是那是绝无可能,一切皆在我的掌控之中!”林川听后,少许后,恍然大悟的问道“那我岂不是被仙子救下的?多谢搭救之恩!”说完,就欲要行跪拜理。樊花连忙止住了他,假装娇嗔道“你这人还是老样子,就是一味的假客套!”

  这话说得,林川真的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了,心里反问昆明市癫痫病治疗哪个医院最好道“你我以前有过交集吗?”其实,此时樊花早已读懂他的心中疑问。只是现在尚不是时候道明事实的原委。而后,樊花诚邀林川到她的繁花阁一叙,林川觉得盛情难却。两人就一同沿着芳香四溢的花径,穿过“繁花似锦”的花海。片刻后,远远的望去,一个满是各色各样的娇艳的花装点的楼阁,慢慢的映入眼帘。

  走近就看到,一张边缘雕有花卉图案横匾,赫然挂在阁门之上,匾曰“繁花阁”。随着礼让着就走进阁内,一阵阵花香迎面扑来。再环视四周,俨然一副古代大家闺秀的闺房。入座后,樊花就端上一杯花茶。林川品了一口,顿感清新雅韵,神清气爽,仿佛久曾有过的感觉,深思熟虑后却一时难以想起来。这时,林川刚要问起此茶的泡制方法时。却不曾想对坐的樊花,刚才还是笑面迎人,现在却多出了几丝的伤感,正深情款款注视着自己。看出了异常,他就关心询问道“仙子可有心事?”樊花非问即答道“你还是老样子,丝毫的没有变。那神情,行为举止完全与他一模一样。”

  林川茫然的问道“你口中所说的他是何人?”不问尚且伤感,如此一问樊花却流下了痛楚的泪。林川看到突来的一幕,也是心慌了,难道自己说错了话,正要良言安慰。樊花轻拭泪水先声道“就是你的前世,我的夫君!仙号“护花使者”!”林川听后,不由的一怔,忙问道“不会吧!我的前世是你的丈夫,还是一位神仙?”樊花郑重其事的答道“不错!他因故犯了天条被打下界来,为三世凡人后,方才重列仙班?至于你只是他的头世!”林川听的半信半疑,又仔细端详一下,这位楚楚动人的奇美仙子,心里暗自羡慕了起来,想道“我的前世艳福不浅啊!不知我今生可否也能垂青一位如此绝代佳人?”樊花突然地瞪了他一眼,笑骂道“傻瓜!他当然就是你,而我自然也是你的娘子!”林川一听有些懵了,但仔细琢磨,不觉得欣喜若狂道“真的!那我们就是夫妻喽!”一时间,樊花被他的表现逗得破涕为笑了。一时间的欢悦的气氛,也难以缓解仙子的多愁善感,对夫妇团聚的那份渴望。接着樊花就向林郑州权威治疗癫痫川,呜咽的讲起他们的故事。

  一对神仙眷侣,本来在繁花苑过着与世无争,逍遥自在的快活日子。忽然有一天,玉帝降旨让护花使者,去护理新建一处御花园。需到百花盛开为止,可谁知玉帝特赦此处的花不受花神管制,自然就不怕护花使者了,有意的刁难他,翩翩的不盛开。耗了一天又一天,他们夫妻就分别一天又一天。终于熬不过,分离之痛,相思之苦。护花就悄然的返回繁花苑去看樊花。谁知重逢后没有相诉衷肠,而是满是樊花委屈的倾诉。原来,在离别的这些天里,居然有一个权贵神仙,垂滟樊花的美色,公然的调戏了她。怒不可歇的护花,那受得如此辱妻之耻。冲动之下就砍杀了那个无耻之徒。后来,天庭治罪,以擅离职守,故意杀仙罪被打下界去,念在有情可原,便罚为三世凡人。从此,夫妻二人就天地两隔!

  待到樊花泣不成声的讲完他们的故事后,林川早已起身把樊花拦在了怀里,为她轻拭着眼角的泪水,温柔的安慰道“什么事都已经过去,不必再难过了。这不是我们又在一起了。我发誓以后决不离开你的。”樊花紧紧依偎着,双手抱住那宽广伟岸的身躯,娇柔的说道“但愿你言出必行!”林川郑重承诺道“只要你在哪,我就在哪!”说着手轻抚着她的秀发。顷刻间,樊花抱得更紧了。久久的,久久的一份炽热浓烈的爱,在彼此的心中涌动着,想要冲出各自身躯的束缚,永远的交融在一起。许久后,两人才慢慢分开。樊花先说道“若是我成了一位真正的凡人,你会为我放弃重回仙班的机会吗?”林川信誓旦旦的说道“别说不再做神仙了,就是让我死也愿意!”

  樊花轻描淡写的说道“哪好!这次我为了见你,已经触犯天条,扰乱了劫数,帮你逃过今世的劫难。神仙是做不成了,我想与你共同面对剩余两世劫难。好吗?”林川感动涕零说道“谢谢你!只是委屈你了,让你陪我在人间受罪!”樊花不以为然的说道“人间那有不好的,这里才有真情。不像仙界,只知道修炼仙道,却忽略了爱的真谛所在!”林川不解的问道“那我们怎样重回吉林哪些治癫痫病医院人间呢?”樊花道“一切皆有定数!”接着,樊花就带领着林川,游览了繁花苑的角角落落,帮着他恢复出前世一些记忆。其实,这都是樊花拿自己的仙途在赌注,只是这种赌注是非常值得的,因为她重新获得了爱情。

  林川昏昏沉沉的醒来,发现自己正在重症监护室。除了一系列医疗器械,就是焦急不安的父母和一些亲人。但令他有些奇怪的是,居然多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孩。满脸愧谦的样子,而其他人对她都冷若冰霜。当有人发现林川睁开了眼,不由的大声喊道“醒了!醒了,大川醒了!”这时,他父亲赶快喊来了大夫。大夫经过一番的检查,惊奇的自言自语道“这不可能啊!”但很快的又恭喜道“病人已经无生命危险了,再稍作治疗,就迅速可康复了。”听到这,在场的人无不欢呼雀跃。等医生依旧摇着头,给什么问题没弄明白似的走了。他的母亲更是喜极而泣,再看那位似曾相识的女孩,如卸了沉重的思想包袱似的,总算转忧为喜了。经过几周的治疗,林川康复出院了。事后他才知自己是被那女孩给撞得,那天雾气大,她又是新手,所以有些手忙脚乱。本来看到前侧面有电动车疾驰而来,她本想踩刹车呢,却踩成了油门。一个飞出的撞击,林川就做回抛物线运动了。

  出院以后,林川没再见过那个女孩,但心中似曾相识那种感觉,却越来越强烈。他终于好奇问了父亲,知不知道她的名字,他父亲说道“听到她的父亲在医院里喊她花。”林川先是一怔,急忙问道“什么花?”他父亲说道“她的父亲姓樊!”此时,林川彻底明白了,她就是自己在昏迷中,所梦到的繁花仙子。为了让自己安全度过今世的劫难,早就随着他的前世,下界投了凡胎。从而再自导自演这场意外的车祸,以便使他逢凶化吉。进而,为那场繁花苑中的刻骨铭心的爱恋,在人间也拉开序幕。一切明白后,林川就急不可待的飞快出了家门,正要骑车去找樊花。然而,她却穿着一身彩色的长裙,早早的出现在了他家的门前,于是,两人相视无言的都笑了。

© zw.yxnfb.com  北风之心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