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富贵闲人 >

经年之后是否还会记得你的倔强_故事

  天空微蓝,樱花如雨

  青葱少年,相知相伴

  若不是年少太过倔强

  是否会将这青春延续

  而不是仅仅只是回忆

  【如果不是高三调位,竟不知已经同学两年了】

  铃铃铃,伴着熟悉又讨厌的上课铃声,54名花季少年结束了高中时期最后一个暑假进入了高中终结者——高三。

  在这个人生的分水岭,有些同学早已做好了复习计划,快马加鞭,朝着理想大学挺进;有些同学,意志不是很坚定,有时打鸡血式的读书,有时旁若无人的神游;还有一些同学,依旧玩玩闹闹,从他们身上几乎看不到跟高考的任何关系。

  班主任在借鉴经验,分析班情之后,为了班集体的荣誉、学生们的未来,还有自己的奖金,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调位。

  这次调位的主旨总结起来就是从离讲台最近的位置到最远的位置按成绩对号入座,让优秀的学子更全面的聆听讲学的福音。

  就这样葛依瑞的后桌变成了郑佑南和荣俊予,两个青春气息浓郁的少年,这两个人的形象完全可以支撑起每一个少女的王子梦,当然葛依瑞也会做这样的梦。

  郑佑南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和每个同学都熟稔,又阳光帅气,总是和大家开玩笑,算是很吃得开,荣俊予的交际圈相应小一点,只是喜欢和几个高高大大的男生一起打球,葛依瑞是很清秀倔强的女孩,偶尔也会做童话故事里的梦,更多的是每天努力学习祈祷高三快点结束,同学们熟悉的自己的新环境之后,又一如既往的开始了晚自习生活。

  葛依瑞依旧奋笔疾书着已经写了很多而且还有很多的作业,突然后背被人戳了一下,然后从天而降一个小纸团。

  传纸条应该是每个高中生都有过的经历,是高中生活的一部分,纸条的内容也是高中生活的一个缩影。

  葛依瑞探头看了看确定没有老师之后,小心翼翼的打开纸条,“英语试卷给我看一下”字迹歪歪斜斜不算太难看但也不好看。然后葛依瑞从一摞试卷中找出英语试卷递了过去。

  第三节晚自习下课后,郑佑南趴在课桌上往前伸着头老友般地说“我和你的对了一下,你选择题有3个错的,我帮你改了,作业也帮你交了”这是换座位后郑佑南和葛依瑞第一次交流,不过整个过程是葛依瑞在听,郑佑南在自言自语。

  学生的生活就是这么的雷同,看看作业、借借笔记、谈谈理想、聊聊八卦,自然而然的熟络起来。

  突然在一个多月后的一天,郑佑南很郑重其事地对葛依瑞说:“咱们高一就在一个班,都同学两年了。

  【朝夕相对是同学也是朋友】

  每周日下午最后两节课是同学们自由活动的时间,也就是在不违反校规的前提下,想干什么干什么,爱干什么干什么,这段时间对于高三党们来说简直就是从海绵里挤水,其受重视程度就像孩子们渴望过年的压岁钱一样。

  郑佑南问葛依瑞:“你一会干什么去啊?”

  “我没什么事,洗洗衣服,吃完饭,然后回来看书”

  “跟我们一块去打篮球吧”荣俊予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葛依瑞真是怀疑他是故意捉弄她,恨不得拔腿就跑,每周这个时候,整个篮球场连一个女生都没有,连旁观的都没有。

  荣俊予也是太兴奋了,事实上,全班男生一样兴奋,当它们知道葛依瑞会打篮球并且在小学和初中打了6年前锋的时候,若不是高三体育会考有三步上篮这个题目,这件事也许会变成永远的秘密,至少不会这样众所周知,因为18岁的她只想做个娇羞的女生。

  葛依瑞的三步上篮确实标准,力道中带有女孩特有的柔美,在她第三步腾空时连监考老师都喊了一句“漂亮”,荣俊予就是看完这个后,每天都央求着葛依瑞教他打篮球,在并没有任何商量的前提下叫她“师傅”。

  葛依瑞还是逃了,洗了两件衣服后回到教室想看会书,一进门就看见郑佑南和班花生物课代表谈笑风生,心想“难怪那么受女生欢迎,不过笑的也太大声了”。

  “去年元月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月时,花市灯如昼,不见去年人,泪湿青山袖”葛依瑞刚写完新学的词,郑佑南就突然跳到她前面的座位上“默写呢”

  “是啊,你不是去打球了吗?”

<北京正规的癫痫病医院p>  “没什么意思就回来了,你吃饭了吗?”

  “没有啊”

  “那咱俩下五子棋吧,输了的请吃饭”

  “好啊,输了可别不认账啊”

  “你自己记着就行”都是以绝对赢家的口吻回复着。

  这五子棋也是极其简单益智的东西,在一张画满方格的纸上对垒双方用不同的形状或符号代表自己,使自己的代表形式相连串在一条线上同时又阻止对方的串成一条线,谁先连接5个谁就赢了。

  就在整张纸快被画满的时候,郑佑南以险胜结束了两个初级水平对手之间没有任何意义的比赛。

  学校的食堂是分男生区和女生区的,所以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吃饭是很引人注目的,好在是自由活动时间,同学们吃饭时间比较分散。

  “你现在有没有男朋友啊”郑佑南老朋友般的询问,让葛依瑞有点不知所措。

  “没有啊,怎么了”她有点害羞。

  “没事,随便问问啊,脸红什么”他哈哈大笑“不过你篮球打的真的挺好”

  “谢谢了,这是童子功”气氛终于不尴尬了

  “你直接用筷子吃饭就好了啊,为什么要用勺子啊”

  “哎呀,我喜欢,要你管啊”

  郑佑南摁了一下葛依瑞的头,似乎算是对她犟嘴的惩罚。却让一勺正要放进嘴里的菜撒在了桌子上。

  葛依瑞伸脚便要踢他,不愧是体育委员郑佑南很轻松就躲开了,然后,葛依瑞的耳朵里就响彻着狡猾的笑声还有挑衅的语调“打不到、打不到”

  荣俊予的出现制止了郑佑南的嚣张。

  “吃饭啊,算我一个”荣俊予自费加入了他们”。

  “你们竟然一起吃饭,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荣俊予似乎充满了疑惑,也许是打篮球促进了他大脑血液循环,这话题转的让人招架不住。

  “你们慢慢吃吧,我回去了”葛依瑞灰溜溜的跑了。

  【是什么时候不一样了】

  入秋了,即便是正午阳光充足的时候,天也是凉的。

  马路上的落叶多了起来,花草渐渐枯黄了,仿佛一切开始变得沉寂,除了躁动的青春。

  今天秋季运动会最后一个项目也是最值得关注的项目------接力赛跑,正如火如荼的举行。

  每班十人,五个男生,五个女生,随意排兵布阵。

  这个项目确实不错既能促进班级的的团结协作,又能凸显个人水平。所以最受同学们喜欢。

  葛依瑞接过接力棒顶着瑟瑟寒风,咬着牙拼命跑,却遇到强劲对手,难分伯仲,眼看就要转弯抢道了,谁如果抢道内跑道谁就可能赢,两人都是铆足了劲。

  可是一转弯,两个人的脚一蹩都摔倒了,葛依瑞被压在了下边,那个女孩因为有她做人肉铺垫没受什么伤捡起来接力棒继续跑着,

#p#副标题#e#

  可葛依瑞整个身体着地,手掌被小石子扎破了,

  小腿也撞青紫了,接力棒也滚远了,一路跟着呐喊的荣俊予,捡起接力棒过了来扶她“你没事吧”。

  “没事”凭借一股奥林匹克精神,葛依瑞夺过接力棒冲了出去,不过已经落下了一大截。

  当郑佑南接过葛依瑞的接力棒时对方同学已经跑出去好远了,葛依瑞只听他说“看我的”然后风一样窜出去了。

  “走吧,去医务室上点药”一路跟着过来的荣俊予,在她交棒的第一时间就过来了。

  “嗯”葛依瑞声音很轻,因为手掌和腿确实很疼。

  “你也是刚跑完一圈,又跟着我跑了一圈,不累啊?”葛依瑞有点调侃荣俊予。

  “Iamman”荣俊予带着浓重口音的英语

  “what”英语老师要是听到对话的语调一定会气的半死

  “你有男朋友吗”荣俊予只要运动过后,大脑就会充血,话题转换的总是让人招架不住。

  “没有啊,医务室到了,我们快进去吧”葛依瑞只要被问到这个问题,脸总是不由自主的红起来。

  上了药包扎完,接力赛也结束了,虽然葛依瑞跌倒耽误了时间可是班级仍是第一名,体委郑佑南领完奖,第一时间过来看葛依瑞并炫耀了一番“这幸亏有我啊,我是力挽狂澜,才能转德州癫痫病医院到哪家治疗好败为胜啊”

  “快回教室吧,我听不下去了”葛依瑞制止了郑佑南的自我崇拜

  有时候关心也会产生负担,晚饭郑佑南和荣俊予每人给葛依瑞买了一份,葛依瑞为表示感谢就都吃了,虽然已经很饱很饱了。

  这件事情之后,三个人的感情可以说是急速升温,经常一起打打闹闹,互相恶作剧,还会一起谈论未来。

  那真是一段令人羡慕又值得回忆的日子,那时他们只穿运动鞋、牛仔裤、T恤衫,那时他们会很努力很努力的学习只为能考个好成绩,那时他们的快乐和忧伤都是简单直接的,那时他们的世界里的天空都是蓝色的,那时他们以为就这样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可是,葛依瑞发现不一样了。

  有一个星期,每天下午第一节课前郑佑南桌子上都会有一个纸条,笔迹一样,内容也一样“世界还是那个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爱你,你却不知道-------郑佑南”。不过一个星期之后就没有再出现了,没有人知道是恶作剧还是有人暗恋他,而郑佑南自己也并不想知道,开始看完就扔进垃圾桶,后来干脆看都不看直接扔进垃圾桶。

  只是通过这件事,葛依瑞发现她对郑佑南有比朋友更多的感情,当知道纸条上的内容时,葛依瑞还特地找来泰戈尔的《鱼和飞鸟的故事》来看,她想知道写纸条的人是谁,她想知道郑佑南是怎么想的,她会心跳加速,她也有一丝失落。

  终究是18岁,那个容易发生爱情的年纪。

  【有人说爱情最美好的时候就是暧昧的时候】

  “真是倒霉啊”葛依瑞心里想着,“怎么好好的自行车会坏了呢,难得的一个回家周还得推着车子走回家”。

  走着走着,郑佑南那辆明晃夺目的山地车突然横在她前面挡住了她的路。

  “你走的可真快啊,我在学校门口等你半天,才听你们宿舍的说你早出来了,你车子坏啦”.

  “是啊,倒霉死了”

  “我陪你走吧”

  “算了,你快回家吧,咱们又不顺路”葛依瑞的家在学校南边而郑佑南件在学校北边。

  “要想走就顺路了,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

  被这么一呛葛依瑞也没吱声。

  “你到家之后都是干嘛啊”郑佑南又问。

  “能干什么,除了写作业还是写作业,你呢,出去玩啊”

  “你管呢”阴阳怪气的语调总是惹得人生气

  “哎,你人格分裂吧”

  有些东西多了显得廉价,没有又无趣,斗嘴也是一样,其实是生活中很美好的事情。

  “你真的没有男朋友啊”郑佑南语气突然正经起来。

  “真没有啦,你有没有女朋友啊”葛依瑞终于把想问的问题问出口了,其实她心里是有答案的,只是想听他亲口说出来。

  “也没有啊”郑佑南很平静的说

  “那是一直没有,还是…….”葛依瑞是真的想知道。

  “初三的时候有,她长的很白净,个子不高,眼睛很大,很可爱”郑佑南突然收敛了自己的嬉皮笑脸,变得有点伤感。

  “后来呢”葛依瑞听着他的话仍是赞美,猜想应该是很喜欢吧。

  “大概半年多的时候有一次吵架了,冷战了两天,因为那时候马上要中考了,晚上放学后我想去给她送参考书然后道歉,结果发现她和我最好的哥们在一块,而且他们两个也承认在一起了”郑佑南表现出难得的安静。

  “然后呢”葛依瑞小心翼翼的问。

  “还有什么然后,你觉得还能有然后吗”

  葛依瑞确实是想知道关于郑佑南的事情,自己的想象过,只是当郑佑南这么真诚的说出来时,她又不知所措。

  “我没对任何人说过”郑佑南说

  两个人一阵沉默。

  “后来我就没喜欢过别人了,害怕同样的事情会再发生”郑佑南淡淡的说。

  葛依瑞大概听明白了,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很大,甚至到现在还有阴影。

  可是为什么要告诉她呢,语气真诚地让人心疼,是需要一种心照不宣吗?算是没有说出口的表白吗?葛依瑞想要问问他,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葛依瑞抬起头看着他正好和郑佑南四目相对,她似乎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很多,温柔、渴癫痫怎么治疗望、爱怜………..

  这次对话之后两个人便有了一种默契。

  回校之后,便一起下自习,一起抄笔迹,一起去食堂,互相传纸条,互相开玩笑,像一对恋人一样,除了那句说出口的“喜欢你”。

  那时候葛依瑞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体育课的时候站在篮球场边上看郑佑南和荣俊予打球,等换人的时候郑佑南就会去找她围着操场散步,不过每当这时候荣俊予总是跑过来,把两个人的安静变成三个人的打闹。

  如果高三也有天堂,这就是吧。

  转眼要到期末考试了,高三的学业真的很繁重,早就已经开始全面复习,每天都要做历年的高考真题,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也是家常便饭。

  最后一次考完之后,同学们异常兴奋的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迎接新年和最后仅有二十天的假期,郑佑南和葛依瑞却在教室角落里互相询问着、叮嘱着每天都会干什么,什么时候写作业,什么时候去哪玩。句句都是不舍却没有把想念说出口。

  【那时候总觉得日子过得太慢转眼就各奔东西】

  新的一年开始了,天气逐渐回暖,河水渐渐解冻,大雁也飞回了北方,人们摘掉了防寒的帽子、口罩,用自己真实的面庞面对这个世界。

  开学后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黑板上早早的预留了一块空地,醒目的写着高考倒计时120天,高三的学生们变得异常的忙碌与伤感。

  有一次摸底考试之后,郑佑南问葛依瑞“你对将来是怎么打算的,想去哪里上大学”

  “我也不知道,你呢”现在同学之间谈起这个话题是

#p#副标题#e#

  又兴奋又伤感。

  “我想去上海,我喜欢那座城市的古老与繁华,我们一起去上海吧,那应该是个不错的城市”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谈这么深入的话题,也是第一次谈起未来。

  3月份,万物已复苏,走在路上仿佛可以感受到生长的力量。

  这几天荣俊予总是悻悻的,也不像平常那么阳光了,只有葛依瑞跟他说话时,他才会笑一笑,话多一点,可是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他也不肯说,所以葛依瑞总是主动去找他聊聊天,每当这个时候郑佑南总是满脸的不高兴。

  在高考倒计时95天的时候,荣俊予突然转学了,而且毫无征兆。

  临走时递给葛依瑞一张字条,却什么也没说,送走他之后,葛依瑞打开纸条“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却各奔东西,高考加油,希望你能考上理想大学,希望还会见面”。

  简单的两句话却让葛依瑞提前感受到了离别的伤感,一起生活了三年的同窗马上就要散落天涯各自追寻自己的梦想,再见不知是何时了,看着看着竟不自觉的哭了。

  荣俊予走了一个星期了,自从荣俊予走后郑佑南总是刻意的躲着葛依瑞,班里的同学也都暗自揣测葛依瑞喜欢荣俊予所以在他走时才会那么伤心。

  一天晚自习下课后,葛依瑞堵住郑佑南“去操场走走吧,我有事要跟你说”语气里带点恳求。

  “我没有”然后就从她面前走了过去,郑佑南的冷漠让葛依瑞很伤心,很委屈,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下来了。

  第二天葛依瑞给郑佑南写纸条“我觉得你有什么事误会了,我们谈谈吧”,郑佑南把却把纸条撕碎了扔进了垃圾桶。

  其实葛依瑞只是想向他解释,荣俊予是每天都在一起追逐打闹的好朋友,突然转学让她真实的感受到别离的伤感,所以这几天情绪很低落。可是郑佑南却没有听。

  那天之后葛依瑞和郑佑南再也没有并肩走在一起了。

  高考倒计时还有50天的时候。

  每个同学都准备了同学录,然后全班同学传着写上祝福签上自己的名字。

  葛依瑞也准备了,可她不知道应不应该传给郑佑南写,或者说郑佑南愿不愿意在她的同学录上写点祝福签上姓名,因为郑佑南并没有把他的同学录给葛依瑞。

  准备同学录的那天葛依瑞吃完晚饭和同学从食堂出来的时候,天有点下雨可是她们都没有带雨伞,大家就七嘴八舌的出主意,有的说把校服披上跑过去,有的说从食堂去借雨伞,有的说等一会没准雨就停了。

  大家正争论的时候葛依瑞抬头看了一眼教室,却发现郑佑南正透过玻璃呆呆的看着她,表情虽然很陌生,可是眼神却充满了温柔,虽然隔着玻璃却依然看得清楚,仿佛是有很多话要说却武汉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不知道要怎么说。

  回教室之后葛依瑞就把通讯录收了起来。

  高考倒计时还有20天的时候。

  每个班级都拍了毕业照,除了女生在前男生在后还有按身高这个大框架外,就是随便站,照片出来之后,郑佑南却紧紧的站在葛依瑞身后。

  六月的天已经开始闷热来了,偶尔还会听到蝉在树枝间聒噪,因为是雨季,偶尔还会很突然的下起大雨。

  终于大家期待又恐惧的高考来了。

  因为分在了不同的考场,从高考第一天葛依瑞就没见过郑佑南了。

  月亮也会有阴晴圆缺,天空也不会永远都是蓝色,青春最终会散去,人们终究要分别。

  【我们的18岁,有悲欢离合,有不舍,有回忆】

  高考成绩终于公布了。

  葛依瑞比摸底少了30分而郑佑南少了50多分。

  最后葛依瑞去了首都北京,而郑佑南去了北方最冷的黑龙江,那个曾经约定的上海就像青春一样最终消失在了生命里。

  在取录取通知书的那天,葛依瑞见了郑佑南最后一面,在昔日欢笑的教室里,依旧是坐在前后座,那么近,近的几乎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却又那么远,远的彼此连说话都没有。

  葛依瑞知道其实郑佑南是误会她喜欢荣俊予,让他仿佛再一次感觉到当年的背叛,而葛依瑞在尝试解释失败后,触动了她年少的倔强,更重要的是,她反问自己,要怎么解释,郑佑南可从来没说过喜欢她。

  就这样两个倔强的年轻人,离开了自己的18岁,各自开始了新的人生。

  时光荏苒,青春易逝。

  不知不觉间,轻松自在,百无聊赖的大学生活也结束了。

  青葱少年退却了稚嫩,换下了永久的牛仔裤、运动鞋,倔强里也添了几分圆滑。

  如果说这几年还有什么不变的就是和荣俊予的友情,上了大学之后,荣俊予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葛依瑞的手机号,便有了联系,荣俊予也是在北京上大学,虽然不是在同一个学校,但是还感觉很亲切。

  四年来,荣俊予一直在追求葛依瑞,可是葛依瑞不想破坏他们之间难得的友情所以从来没有给过荣俊予一丝希望。

  毕业后的一个清晨荣俊予打电话给葛依瑞说,北京有个图书馆招管理员很适合她,葛依瑞拒绝了,关于找工作,荣俊予一直想留在北京,虽然竞争很激烈可是发展的可能性很大,而葛依瑞却一直想回家乡,当个老师。

  荣俊予说:“我们今年都22岁了,还不准备给我个机会吗?一定要回家吗?”他们依然像4年前一样开玩笑。

  “你在这好好发展吧,没准以后我没混好还得来北京投靠你呢,我是一定要回家啦”

  “那和我在一起呢”四年来这个问题荣俊予几乎每天都要问葛依瑞一遍。

  “不可能”葛依瑞自始至终的答案。

  “是因为郑佑南吗,四年了,我以为你会慢慢忘了他,忘了你们在一起的日子”荣俊予说。

  “郑佑南”四年来这个名字只有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的记忆力,再也没有人在她面前提过,突然间听到竟有些不知所措。

  “郑佑南当年很喜欢你,还经常警告我不要跟你打闹,我转学之后,去找过他,告诉他希望我们上大学之后可以公平竞争,他却跟我说,没必要了她喜欢你,这么多年看来郑佑南当年是误会了”荣俊予看着远方,有些失落。

  “你还会去找他吗”荣俊予很小心地问。

  “不会了,都过去了”葛依瑞是真的放下了。

  其实四年前她就明白一旦离开就只能往前走,原点只是人们回望的纪念,却不会有人再回去。

  没有什么东西会一直停在原地,抓住了就是抓住了,错过了也便错过了,世易时移,如今早已不是当年的心境。

  惋惜的只是那青春的遗憾。

  有人说“18岁爱上的人才是你一生中最爱的人,那个年纪无关金钱名利,无关世俗门第,只是因为一眼的心跳”。

  18岁是一个很容易改变一生的年纪,你可能会因为某个人进入不同的城市,选择不同的大学;会为某个人停留为某个人追逐,这一年我们可能会因为爱情、友情、倔强、软弱做出完全不同的选择,过着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 zw.yxnfb.com  北风之心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